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既然已经作出决定,就没必要墨迹,周易利落地下了指令。

    “收拾必需品,带走。”

    “哦……”秦沉点点头。

    乖巧地回卧室埋头收拾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从门内探出头瞧着周易眨眨眼:“要带去哪儿?”

    “我家。”周易抬眸,越过秦沉朝门内扫了一眼。

    他口中的‘必需品’原本是指衣服,毕竟家里要什么都有,根本不需要秦沉带别的。

    可谁知,就一会儿的功夫,秦沉竟拖出了一个半人大的红色行李箱,还塞的满满当当。

    里面衣服没几件,全是方便搭配的基本款。反而猫罐头和男士护肤品各占了一半,面膜从美白到补水保湿,功效一应俱全。

    ……现在的男孩子活得可真精致。

    修炼有驻颜效果,周易天资聪颖,开窍得早,再加上从小就辟谷养生,导致他根本不需要用护肤品去保养容貌。

    所以,在遇到秦沉前,周易不觉得真有男人会买这些。

    可大概是秦沉手背皮肤太白嫩,脸上的青紫对比起来显得格外惊心,周易也没觉得奇怪。

    他沉默地上前帮秦沉将行李箱拉上拉链,一把拎起,路过门口时,又顺便将装着十四斤大胖猫太空舱也单肩背上。

    近五十斤的重量,周易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走起路来还是气定神闲,步伐矫健,脚步声都听不见。

    秦沉小步跟在后面,心里波涛起伏。

    刚一见钟情,就被心上人带回了家,进展神速!

    名义上虽是保护,可四舍五入!他跟周易这就是同居了啊!

    这么点儿小事儿秦沉乐得愣是控制不住表情,嘴角不停地上扬。

    毕竟是头回心动,没经验。

    “周道长,你家在哪儿?咱们怎么去?”为了不引起周易注意,秦沉连忙转移话题,“这会儿地铁和公交都不太好挤。”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七点零五分。

    叮!电梯到了。

    “御剑。”周易只回答了后半句。

    “……”踏入电梯的秦沉心情复杂,犹豫再三还是问了,“那你刚才怎么是坐电梯上来的?”

    不怕晚到吗?

    “……没有窗户。”周易抿唇。

    “哦……也对。”秦沉点点头。

    他想起来了,为了防盗,这栋楼的楼道均没设置窗户。

    这物业脑子可能有问题,防盗同时就没想过通风问题。

    不过,是错觉吗?刚才周易回答时似乎停顿了下,声音和表情也都有些郁闷。

    ……

    天上风大,即便周易已经放慢了速度,还是扯动到秦沉嘴角的伤口,疼得他直抽气。

    但秦沉是个正经人,无论脚多软,嘴角多疼,他也只是哆哆嗦嗦地捏着周易衣服的一角,没敢越矩半步。

    可这举动并没换来周易地赞赏。

    见秦沉只捏着自己衣服一角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几次险些要掉下去,周易皱眉。

    他没法理解,又迟迟不见对方抓紧自己,干脆背过手将秦沉往前一拽。

    没有一点点防备!

    秦沉怔住,侧脸直接贴在周易挺得笔直的后背:“……”

    感受到身后人僵住,周易低声解释:“抓紧,掉下去会死。”

    “哦,好。”秦沉低头,咬着后槽牙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闷闷地答道。

    **

    “看来真的不能以貌取人啊。”和周易道晚安后,秦沉打着哈欠感慨。

    本以为,周易的模样那么超凡脱俗,家也应该是住在某个深山的道观中才对,每天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可谁知,不仅不在深山,周易住得竟然还是B城二环某处,光门口审查通行的保安都有五个的那种私人住宅区。

    秦沉恰巧还知道,由于隐私保护的好,不少当红明星都选择住在这里,据微博某知名狗仔爆料,能在这里居住的户主,非富即贵。

    要么特别有钱,要么特别有名。

    “也不知道周易是属于哪种。”秦沉对着镜子心不在焉地涂抹消肿药膏。

    肯定不一般。

    毕竟,在这样的住宅区里,周易一个人还能占四个停车位,无论是钱还是背景,感觉都特别牛逼。

    就是……

    “不是可以御剑吗?”秦沉指着四辆用途不同的车问。

    “御剑需要耗费灵力,而且冬天冷。”周易给出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

    伤面太大,15克的药膏涂完竟只剩下一半。

    秦沉眯着眼查看了脸上近似狰狞的伤口。

    作为靠脸吃饭的主播,这简直是致命伤,如果要用这样的脸出镜,自己绝对会掉粉。

    他心里叹气。

    可这个月的直播时常还没达标,不能请假,不然工资会被网站再扣掉一半。

    秦沉垂眼,深吸口气,暗暗下定决心——

    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

    他一定要记得捂住脸!

    #论贫穷主播的悲哀#

    药膏触感清凉,可味道浓郁,秦沉走到哪儿,药味就弥漫到哪儿。

    他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累了一天沾枕头就睡了,周易家又布满阵法根本没有鬼魂敢靠近,这一夜秦沉睡得舒舒服服。

    可苦了与他共处一室的芝麻饼,恶心得要命。

    皱着眉头拿白爪子使劲刨了一晚上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