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周易去年出师,在外披着师兄吴川的名字游历一年,因师父吴延翰六十寿辰将近,这才从Y省某处的深山老林赶回来。

    御剑途中经过S省时,一场大雨掺着冰雹还毫无预警地砸在周易脑袋顶。

    一路颠簸,不顾风雨日夜甘露,只是为了给师父祝寿。

    但谁知,周易刚踏进老宅,话还没跟亲师父说上几句呢,就碰上了颜老带了坛上好陈酿找吴老喝酒。

    五十年的好友加二十年的好酒,自然比一年不见的徒弟重要。

    恰好颜老还带着孙女一起,两个老不正经这么对眼一合计,非常默契地把两个小辈儿丢在了一旁,还一本正经地找了个说法——

    “你们就在比武场里切磋一下道法吧。”

    “切磋才能使人察觉到自身的不足,”自家师父假装严肃,“正好吴、颜两家道法门路上有些许相似,你们两人的年龄也正好相当。”

    “嗯……吴老言之有理,”颜老捻起一缕白髯,赞同地点头,“你们小时候一起学过基本功,又是同年出师,嗯,合适。”

    周易:“……”

    一大把年纪不干正事儿,净睁着眼睛说瞎话!

    连周易都能一眼看出,颜家小孙女的功力差他太多,真切磋起来绝对是要吃亏的。

    为了喝酒连孙女儿也卖了?

    可俩老头似乎满脑子只剩下佳酿,完全没觉得有何不妥,一唱一和地接完词后,便开开心心地拎着壶溜了。

    只是苦了周易了。

    以往比剑,周易只需要用三分力气便可分出胜负。可今儿面对功力略逊的对手,他却要用尽全力。

    十分有九分却是在刻意压制功力,以防自己一个没收住,剑气刺伤了对方。

    毕竟,姑娘家没有不注重外貌,留了疤可不好。

    可谁知人颜大小姐根本不领情,她只心不在焉地跟周易过了十三招,就停下了,手里符袋往地上一甩,直嚷嚷着不打了。

    “到点儿了,我男神都要开始直播了,打什么打。”她掏出手机解锁,熟练地点了几下屏幕,“老头子可真烦,喝酒就喝酒呗,让我们练什么剑啊?耽误我看直播,啧。”

    语气贼嫌弃。

    颜大小姐单名一个空,由于颜家子孙缘薄,每辈都只有一个孩子,所以颜空从小就被娇惯的不行。

    小时候两人一同学习时,颜空就老欺负周易来着,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连出师都已经一年了,她还那么不着调。

    仗着天资聪颖,什么法术一点就通,颜空从不下功夫练习,反倒是把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了追星上。

    “你也是个死心眼的,”听着直播间传来刀切案板的声响,颜空抽空斜了他一眼,“让干嘛就干嘛,这么多年了居然一点都没变,还是闷。”

    周易不知道该说什么,见她确实不打算继续,便收了剑沉默地站在一旁。

    算是认了她的点评。

    “我跟你讲,这个主播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世外高人!”颜大小姐性格好,不认生。

    本着‘爱他就要把他推荐给朋友’的心情,即使对方只是个儿时朋友,颜空依旧把手机拿到了周易面前正正经经地安利起来。

    万一就能给主播多拉一个粉丝呢?多一个粉丝就会多一笔收入!

    颜空可是个事业粉。

    尤其像周易这种师父师兄都不缺钱,还有个远方开娱乐公司表哥的主,她更要向对方卖力宣传男神。

    “秦沉家里有特别多的鬼,但无论是多么凶残的鬼怪,他看到了都面不改色!”

    “有的厉鬼身上怨气重的,我隔着屏幕看都害怕,他居然还能跟对方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颜空说的起劲。

    见对方依旧神色淡淡,她不仅没减少兴致,眼睛转了转,干脆直接把颜老也搬了出来。

    “上次我还找爷爷鉴别过,他说秦沉米缸里的那只鬼是清代吃过文字狱苦头的,凌迟死的哦!”

    “还有,他浴缸里的那个是缢首死的哦!!”

    “还有还有……”

    这套说辞颜空其实已经练过了八百遍。

    风水界年轻一辈,尤其是那种有钱没处花的,基本都被她安利过,还都安利成功了。

    所以,颜空早知道怎么说才最能引起风水师们的兴趣。

    果然,听到厉鬼,周易还真来了兴趣,朝着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竟让周易看到了自己追寻多年的家伙的手下。

    黑衣包裹,皮肤苍白,眼神锋利,阴地埋尸!

    熟悉的打扮!熟悉的手法!

    断了半年的线索,此刻正隔着屏幕与他对望,周易瞳孔紧缩。

    并未多想,他立马向号称‘死忠粉’的颜大小姐询问主播住址。

    “B城北郊,13栋,22层,北山南水那栋。阴山阴水阴方位,简直绝了……”颜空熟练地报出全部位置,咂咂嘴感慨道。

    可话音刚落,就见那边周易竟将宝剑平放在地,变大站了上去。

    她这才警惕起来:“卧槽,你你你掏剑干什么……地址问归问,私生饭行为可要不得啊!”

    她大喊着。

    可话才说个开头,周易就已御剑没了影,也不知道后面的字他听见了几个。

    “看着挺闷的,居然还是个追星狂热份子,”颜空纳闷地暗啐了声,“喜欢打钱不就好了吗?现在男孩子饭起爱豆来可真了不得。”

    说着,又随手打赏出去一千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