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我跟白月光长了同一张脸最新章节!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么么啾~\(≧▽≦)/~

    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 苏时暖在心里啐了一声, 重新坐上六皇子的暗卫为她寻来的马车,仪态万千的顶着众人各色的目光坐上马车,施施然朝皇子府赶去。

    不得不说,苏时暖的心理承受能力着实强大。

    “外来。”钟离把脸露出来晒着暖暖的阳光, 手臂交握放在脑后枕着, 浑身都散发着颓废懒散的气息,边说话还边打哈欠。

    “难怪。”玉自寒端正的坐在马车前,随着长长的人流移动,说出来的话不带一丝感情, 冷的狠。

    苏时和脸上也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似乎她早就知道了什么。

    苏宝宝坐在玉自寒身后, 靠着车壁, 身子僵直, 一双眼睛低垂着, 有些过于安静了。在他娘亲苏时暖出现的那一刹那, 按苏宝宝的性格, 应该当场就奔过去与她亲密相认的, 可是从始至终苏宝宝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大叫。

    车里着实诡异,那三个大人像是在打哑谜,说的话只有他们自己能听得懂, 那孩子也不说话, 沉默的很。

    是苏时和先打破这份诡异的。

    “小寒。”

    被点到名字的玉自寒转过身, 脸上满是无辜,眼里水光潋滟。

    “好了,别闹了。”

    玉自寒耸耸肩,快准狠的朝苏宝宝身上拍了一下。刚才还在挺尸的苏宝宝瞬间鲜活起来,他扶着自己酸软无力的身体,发出阵阵的“嘶溜”声。

    “喂,刚才干嘛不让我下去找我娘亲?”苏宝宝皱着眉头,朝苏时和没好气儿的吼着,白白错失了见娘亲的机会,苏宝宝感觉自己损失了一个亿。

    “对不起,”苏时和认错,“不过刚才不是你和你娘亲见面的最佳时机。”

    苏宝宝转念一想,觉得也对,刚才他娘亲被那女人逼得丢失了脸面,他出现在那个场合,搞不好他和他娘亲对彼此都不会有好感官,相反还会弄巧成拙。

    “那也不用把这样做啊……”苏宝宝跟挺尸似的挺了一概有一炷香的功夫,保持着一个呆傻的姿势不动,猛的一醒来,啧——那酸爽!

    苏时和伸手在苏宝宝身上点了几下,帮他按摩了会儿,苏宝宝好受了许多。期间钟离懒得跟没骨头似的,动也不动,仿佛就没睁眼,玉自寒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师姐,丝毫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连苏时和的手放在苏宝宝身上都没过多在意。

    ——很奇怪很奇怪。苏宝宝也感觉到不对劲了,看着三个大人,摆出小大人的模样,摇首叹气。

    嘁,大人!

    顾长安最后对苏时暖无声说的两个字是:外来。

    不管是人或物或是其他,不是原产于本世界的,都叫做“外来”。

    甚至于世间还是有不少人知道“外来”的特殊含义的,《星史:外来篇》就曾详细的记载了这一点。

    《星史》是星曜大陆上除了星书以外的最有名的一本书,这本书极厚,里面的纸张仿佛怎么用都用不完,由各朝各代的史官详细记载当朝发生的事情。

    星史分明史和暗史两部分,明史是史官记载的,暗史是星史自己补充的。据说星史在上古时代就存在,前期木有人可使唤,只能自己动手,后期有人可以使唤了,就可劲儿压榨。

    星史被妥善存放在皇宫,有一部分明史被人抄录下来送往民间各处供民众阅读,有一部分明史只有有缘人才能看,而暗史……这要看星史的心情。

    暗史大多是灵诡奇事,肮脏阴私,就是不会呈现在明面上的事件,星史乐意让你看了,你就会看到了,它不乐意,谁都看不得。

    而“外来”却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它有一部分属于明史,有一部分属于暗史。

    明史记载,世间有一“外来”,与此世间格格不入,疯言疯语,行为怪异。民间更有甚者,将此称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千百年来,关于“外来”的传说并没有愈演愈烈,反倒像是被刻意的隐藏,但家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的。在星曜居住的久了,又识得清的,能掂量掂量自个儿,摸清状况行事的“外来”只要不是傻子,都能从各种渠道明里暗里知道这个。

    “外来”知道这个之后,又难免被吓出一身冷汗。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