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小公子貌美如花最新章节!

    没有母亲,父亲不在身边, 爷爷是他至亲的人。

    甄老也明白这一点, 所以紧紧握住他的手, 传达着安慰的情感。

    这时,有女仆走进来:“小少爷,外面有位付先生。”

    付予淮?

    甄理一怔, 下意识地看向爷爷。

    甄老无奈地摇摇头, 不想他出去。

    甄理身体僵住,心中无比纠结。这种时候, 他不想惹爷爷不开心,可又不想让付予淮难过。他想了一会, 拿出手机给他发短信:【爷爷已经好了, 我也没什么事, 你回去吧。】

    那边沉默了很久, 才回复了:【好。】

    简单干净利落的一个字。

    他或许生气了。

    甄理忖度着男人的心情, 立刻如坐针毡起来。他又拿了手机给他编辑短信:【爷爷现在需要我,别多想。】

    那边这次没有耽搁太久, 很快回了:【我知道。没关系。】

    简单冷硬的字眼。

    甄理紧紧握了手机, 转过身看着爷爷。

    甄老闭上眼睛休息。他很虚弱, 年老的人都禁不起刺激, 他刚刚有点脑梗塞的症状。好在,医生救护及时, 现在输了点滴, 没什么大碍。

    旁边的唐默出了声:“老爷会没事的, 小少爷,你可以休息下的。”

    “嗯。不早了吧?你忙吧。”

    “嗯。”

    唐默应声走出去。

    他走下楼,在客厅里看到先前告诉“外面有位付先生”的女仆,问:“外面那个人走了吗?”

    女仆摇摇头:“不清楚。我这就去看下?”

    唐默挥挥手让她下去,自己鬼使神差地走出庄园。

    庄园外,付予淮还没走。他站在越野车旁,靠着车门抽烟,远处夕阳如血,映照得他的脸庞一片愁容。

    甄理不愿见他。在亲人和他面前,果断地选择了亲人。

    现实有点伤人。

    付予淮猛抽了几口烟,看向走过来的女人。

    唐默很高,气势凛冽,见他时,唇角勾着一抹讽刺:“小少爷不会见你的。”

    付予淮抽着烟不答话。

    “老爷非常排斥同性恋。识相点的话,还是早些放手吧。这样对你和少爷都很好。”

    付予淮没理他,抬头看着庄园里的一栋楼房,二楼的灯光亮起来,一抹纤长的身影立在窗前。他猜测那是甄理,那人在看着他,不肯来见他。他倒是不生气,低下头抽了两口烟,继续等待。

    唐默见他一直不开口,搞的自己像个小丑,也就不搭理他了。

    神经病!

    他转身走回庄园,命令女仆关好大门。

    雕花的铁质银色大门缓缓合上。

    付予淮站在车前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头。

    甄理一直照料爷爷,喂了晚餐后,大约过了半小时,喂了药。他陪到他熟睡了,喊了宋姨过来守着,才下了楼。

    临下楼前,宋姨心疼地说:“小少爷,去吃点晚餐吧。”

    甄理没有胃口,摇摇头:“没事,我不饿。”

    “总要吃点,可别老爷身体好了,你又身体垮了。”

    “没事的,我没那么虚。”

    的确,他没那么虚。

    只是,他胳膊有点痛。下了楼,紧绷的神经一松下来,他就感觉到胳膊的伤嘶嘶痛着。他呼呼了两声,下了楼,迈步往外走。

    唐默在客厅看文件,见他出去,拧眉问:“天都黑了,你还要出去?”

    甄理不答,加快步子往外走。

    唐默站起来,厉声道:“甄理!”

    甄理已经跑出了客厅,女仆为他打开大门,他踏出去,一眼看到月光下高大俊美的男人。他静默地看着他,修长指间一点猩红。

    又在抽烟。

    他瞄了下地面,零星了十几根烟头。草特么烟鬼!

    甄理大步走过去,伸手拿掉了烟:狠狠摔在地上,抬脚碾灭了。

    “你就只会抽烟?”

    “我在等你。我知道你回来。”

    他语气里有得意。

    苦肉计什么的,他玩的比别人溜。

    甄理听得一恼,拧眉瞪他:“别算计我!”

    爷爷用感情束缚着他,付予淮更甚。

    但付予淮不承认,笑着说:“我没算计你。我只是知道你会出来。哪怕我没有等你,你也会出来。”

    “你凭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你爱我。”

    草特么就是爱他了。

    甄理踮脚吻他的唇,男人一嘴的烟味,他明明很反感,这一刻却也无所谓了。是付予淮的气息,沉稳又强大,满满的安全感。他比以往更爱他。说不出的沉沦。他吻的激狂,像是小狼崽又啃又咬。爷爷的晕倒给他的打击太大,他的心到现在还如浮萍般飘荡无依。

    他需要付予淮。

    哪怕知道他在算计他,在玩苦肉计,他还是需要他。

    这种需要转换成爱就烧灼了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