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金鑫鑫的女儿死在周易家门口, 虽然这个小区隐私保护周到,可关乎人命,物业肯定不会帮你保密。

    而且每个陌生人要进小区前,即使得到业主邀请, 也需要将身份证号与全身照都登记齐全。

    所以第二天一早, 秦沉开门领快递时,还领了个警察进门。

    “您好,今早我们局里接到一户姓金的人家报案,她们的女儿走丢了。”青年, 不到三十岁, 穿着藏蓝色制服, 一进门就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

    秦沉拆快递的手一僵,不知所措地看向周易。

    ——昨日周易不仅没让他看怨灵报仇现场, 连最后尸体怎么清理的也没说。

    可周易看起来十分淡定, 依在沙发上不动。

    那位青年警察的态度也很奇怪, 和周易说话时一点儿都不像看待嫌疑犯,简直可以称得上恭敬。

    他拿出证件给秦沉看了一眼, 正身和周易道:“局里同事查过监控,她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个小区,所以现在金家怀疑女儿是死在这里。”

    “对, 她死在这扇门前。”周易特别耿直, 根本没给秦沉想瞎话的机会。

    “但不是我们杀的!”秦沉连忙摆手。

    “哈哈, 你可真会说笑, ”警察小哥奇怪地看了眼秦沉, “周大师怎么会杀人,局里一看她门口登记是周大师家,就知道另有隐情。”

    “周大师?”秦沉有点懵逼,“你们认识?”

    “对啊,局里有个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科室。本身一直和吴老前辈合作的,可毕竟吴老年事已高,再麻烦他老人家不太好意思。前年起警局就改和周大师合作了,他帮我们破了好几个大案了!”警察小哥讲起来滔滔不绝。

    “嗯,吴家历代都会帮助国家。”周易从茶几下拿出一个黄皮档案袋,“金家谋财害命,不仅毒害一家八口,还找了心术不正的道士收走其中三个女魂。”

    “死后还要拆得人亲人分离?”小哥接过档案袋拿出查看,边看边称奇,“他自己就是个卖凶宅的,应该最理解怨灵的恐怖性才对,明知危险偏为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他俩谈的愉快,秦沉也安心了,坐在一旁专心拆快递。

    这是从颜宅寄来的,据说是邀请帖。

    颜空昨晚有在微博私信他:男神,邀请帖寄去了,颜宅地址就在帖子背面,到时候让周易开着照着地址寻过来就行。

    PS:帖子一定要带哦,不然山底下的看门人不会放行的。

    这两条私信给秦沉带来了不小的压力,风水世家听起来很厉害,不仅住在山上,山脚下居然还有看门人。

    怕不小心在做客时丢人,秦沉一大早就爬起来挑选衣服,可挑来挑去也只有衬衫和牛仔裤,迫不得已跑去问周易借衣服。

    “想太多,”周易听了来意后摇头,“风水界,大家不注重外貌打扮,哪怕你是街头行乞破衣烂衫,只要功法好就能得到别人尊重。”

    那他筋骨好,去了岂不是不仅不会出现豪门狗血小说中的diss情节,说不定还能得到尊重?

    秦沉刚松了口气,哪知周易上下打量了他遍,张口就补一刀:“而且我的衣服你穿不上,会拖地。”

    ……

    这封请帖大概真的很重要,寄信人在请帖外套了三层纸封不说,又在纸封外用黄色胶带粘了七八层,拆起来那叫一个费劲儿。

    等秦沉成功从中拿出请帖时,警察小哥已经走了,他甩甩手问:“这么轻易就走了,难道局里的人对你信任程度这么高?就不怕你蓄意害人,用法术蒙骗他们吗?”

    周易端茶的动作一顿:“昨晚我托关系找来了金家的违法记录,足以证明金鑫鑫死后,他女儿无法承担家中债务,他们对外会给个自杀结论。”

    手段竟然这么合法!

    秦沉出乎意料:“我还以为风水界能人众多,随便什么法术应该都能糊弄过去,警察肯定查不出来。”

    周易解释:“警察查不出,可风水界也会有人出来管制。”

    维持平衡才是各界和平共处的重要因素,而且不管是风水师还是普通人,道德准则不会有差异。

    “那之前那个戚大师,会有风水界的人惩治他吗?”秦沉问。

    “请帖拿出来了?”周易没答,他看了眼窗外,“颜老告诉我赴宴时间是中午,现在该走了,晚些会迟。”

    “好,我穿上鞋就可以走。听说颜家在山上,有路让我们开车吗?还是说得爬山?”秦沉低头挑鞋,“要是需要爬山,我就不穿白色鞋子了。”

    一如既往的容易被转移话题。

    周易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了下,垂眸道:“不用,开车。”

    **

    颜宅位置在B城郊区的崇明山上,秦沉住在这里十几年,虽热爱运动也从没成功登顶过这座山。

    “这山不是有个传说吗?”秦沉坐在副驾驶上,扒着窗户向外看,“据说B城没几个能成功爬上崇明山的,都说这山里有无数怨灵作祟,经常有人爬山或是散步,明明走的是直线却莫名其妙的回到原点。”

    很多人都传自己在这里遭遇了鬼打墙。

    车刚开到山下时,秦沉就感受到崇明山气势磅礴。

    树木茂密,从山头到山脚无一不是生机勃勃,而且山上不知哪出有泉眼,清水从上流下,在山脚聚成了一条清溪绕着整座山刚好围成一圈。

    从外猛地一瞧,这依山傍水正成了水龙护山之相,怎么看都应该是风水宝地才对,怎么传言中总说此地凶险?

    而且崇明山高,从半山腰起就有云雾缭绕,哪怕山边日照猛烈晴空万里,崇明山上的浓雾依旧不散。

    想到这里,秦沉补了句:“今儿是不是要下雨?上山前我看上面的云雾有点发紫。”

    周易驾驶专心,眼睛直视前方:“崇明山是B城风水最好的一处山脉,但凡有名的风水世家都住在此处,而且是只让世家设宅。”

    外人不管权势钱财,都没资格入住。哪怕家里哪辈得幸,出了风水奇才,照样没资格设宅。

    “为防止外人误闯,各家齐心布下迷阵,非世家子弟又没请帖的,都会走着走着回到原点。”周易解释的详细。

    原来这阵法就是颜空提到的‘看门人’。

    “至于你看到的云雾颜色,不是阴天,那叫紫气。无论看相还是看地,但凡是好的,总会沾点紫气。而紫气越浓,则说明气运越好。”

    秦沉:“那崇明山紫气最浓的是山顶。”

    “所以哪家历史越久,威望越高,住的就越高。”周易说,“颜家靠近山顶。”

    吴家与颜家位置差不多,只是更靠东边。

    “越说越紧张,感觉自己变成刘姥姥现在要进大观园,”秦沉开玩笑,“吃顿饭搞得那么隆重,不过还是要谢谢师父你送我来。”

    改口后叫得越来越顺。

    周易挑眉:“没事,我确实有事找颜老。”

    关于那女人拿的玉佩与最近的拍卖会,还有秦沉的身体。

    “一会儿进门后你先跟我去他的书房,检查身体。”

    **

    本以为只是私下小聚,跟颜家吃顿饭聊聊天,再把高价买来的人参送上表示谢意,也就结束了。

    哪知门口竟有七个穿着道袍的年轻人,排成一列站得笔直,伸着脑袋往那扇门看。

    秦沉一推开门,正好和七个人对上了视线,见七个灼热的目光投在自己脸上,他吓了一跳。

    以颜空为首的七人见秦沉真的来了,喜不自胜地红了脸,除颜空外全都默契地六十度鞠躬崇敬道:“秦大师好!”

    秦沉一脸懵逼地捏着门把手不知所措,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某黑帮大佬的女人,一帮小弟鞠躬哈腰喊“大嫂好”。

    而且还是一帮挎符袋,穿道袍的小弟。

    刚停完车恰好撞见这幕的某周姓大佬:“……”

    “你,你们好,”秦沉尬笑两声,“不用叫我秦大师,叫我秦沉就好,我怎么能算大师呢。”

    风水界对他的误解究竟从哪儿来?

    怎么每个人都喊他大师,上次跟颜空还有白眉澄清,都被回了句:“你又跟我开玩笑。”

    “就是啊,不过二十出头的黄毛小子,能被喊大师?”从客厅里传来一声颇为不屑的冷哼,“让所有同龄人在门口候他一人,好大的派头!”

    什么都没干先被怼一通,秦沉有些莫名地朝说话人看去,那是个中年男人不胖不瘦身材管理得当,与他一起在客厅坐着的还有近十个中年男女。

    这都是颜家人?要这么多人一起用餐吗?

    秦沉心里隐隐觉得,今天这顿饭可能不会吃得太轻松。

    被怼的秦沉还没吱声,那七人中有个黄短发的娃娃脸少年先出了声:“爸,你离得太远看错了吧,秦大师是黑头发,我才是黄头发。”

    他皱着鼻子语气认真,让人一时难以分辨这人是不是在搞笑。

    “嘿陆明朗,你是不是智……”男人气得瞪眼,可再傻也是自己亲儿子,他生生把那个‘障’给憋回去了。

    “这是陆伯伯,当初他讨厌学道法执意从商。陆老前年突然去世,陆家没了继承人,找了一圈最后发现只有明朗筋骨还行,这次来是想拜我爷爷为师。”颜空小声跟秦沉解释,“可是我爷爷已经决定收你为徒了,他刚才正因此生气呢。”

    陆明朗年纪不大,今年刚成年,脾气好的出奇。

    明明颜空当着他面揭陆家短,可他不仅没生气,还朝着颜空嘿嘿一笑。

    ……难怪把他爸气成那样。

    “收我为徒?”秦沉抓到重点,瞧了眼站到自己身侧的周易,“可是我有师父,周易是我师父,颜老怎么要收我为徒。”

    “嘶……”听了他的话,除颜空外其余六人俱倒抽气。

    秦大师居然拜周易当师父?虽然打小就知道周易天资高,也知道这些年他的道法神速提升,可到底是同龄,关系拉得太近了。

    大家第一反应都是不可置信——秦大师怎么会瞧上周易呢?颜老不比周易强?

    每人看向周易的眼神突然都不对劲儿了,可又不敢明说。

    见周易眼神要往这边儿扫,六人又都强行撇开视线,眼观鼻鼻观心作无事状。

    秦沉:“……”

    风水界都什么破毛病。

    小辈儿们惊讶不解,那边有人乐了:“哎颜叔,听见吗?人家有师父,不愿意做你的徒弟。”

    又是那个陆伯伯。

    “陆家老大你又逗小辈儿。”这声音温和亲切,秦沉看去,一位白髯老人站在二楼,正和善地朝他笑。

    “颜老。”周易这才上前拱手喊道,语含敬意。

    其他人也毕恭毕敬地跟着叫人。

    “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颜老摆手笑道,“沉沉有师父不假,可也没说不愿意做我徒弟。秦沉周易,你们二人随我来书房,饭点到了,颜空你先带着大家入座。”

    “是。”颜空低眉道。

    有外人在场时,她绝对乖乖女,再胡闹也不能丢自家面子。

    见秦沉和周易得了颜老单独约见,陆家老大心里不忿,跟颜空去餐厅入座时还直哼哼。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