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就在张一帆笑容渐渐消失时,秦沉终于看到了他。

    他嘴里还咬着半个虾饺,不好说话,赶紧随意嚼了两下咽下。

    “张一帆?”秦沉不太确定,“你什么时候来的,嗝,怎么不打电话,我好出去接你……嗝!”

    咽得太快,他连打两个嗝。

    “不用接,你们两个外貌这么出众,一进门就只能注意到你俩,我不会找错人。”张一帆重新摆好了笑脸,在两人对面坐下,“沉沉你本人比直播里更帅。”

    他虽然在夸秦沉,眼睛却看向周易,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带着惊艳。

    周易不动声色地侧过身,给秦沉递了杯茶。

    “谢谢。”秦沉接过喝了一大口,喉咙微微的不适消散不少。

    “这就是先前给你提过的周道长,”秦沉指指周易,“你有什么事和疑惑,自己跟道长说吧。”

    秦沉不爱商业互吹,直接进入正题最好,他对张一帆的印象已经不佳。

    “果然是您,我一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您,这气质,鹤立鸡群。您一看就跟一般人不一样。”他先是狠狠地捧了一波。

    秦沉点头。

    确实鹤立鸡群,一眼看到就是周易。

    帅,自动排放冷气,而且整层楼只有他一个人裹了三层长袍。

    想不注意都难。

    “说正事。”周易打断他。

    “呃,抱歉,没忍住把真心话说出来了,”张一帆也不觉得尴尬,从善如流地改口,“不过还是要谢谢您救了我们沉沉。”

    “我们沉沉?”秦沉愣,跟着复述了遍。

    “是啊,沉沉你那天出事真吓死我们了,还好有道长相救。哎道长你不知道,沉沉他总是见鬼,跟我一样,我能体会到他的恐慌……”

    这是直接跟周易套近乎不成,改借用秦沉了,迂回拉近关系。

    周易挑眉。

    秦沉脸色也不太好,两人虽然经常在网上聊天,可网友网友,聊的再久现实里也没接触过,感情能深到哪儿去?

    现在,这张一帆却把他俩说的像铁哥们似的。

    这人用心不纯。

    “要不是沉沉告诉我,您在保护他,不然我才放不下心。”

    秦沉告诉他?明明是他缠着追问的。

    “而且您有所不知,我和沉沉其实是同一种体质,我也经常会撞鬼。”

    “沉沉告诉我,他听您说过,我们这种体质如果练道法是绝佳……”

    又往秦沉脑袋上扣锅?

    “所以?”秦沉问。

    “所以……”张一帆瞥了秦沉眼,又转头重新看向周易,语气诚恳,“您能不能收我为徒?我不求您能保护我,我知这样有多过分,我只希望您能教我个一招半式防身。”

    难怪前面铺垫那么久,合着是为了踩一捧一。

    不仅如此,接下来张一帆开始了长达两分钟的自吹牛逼,然后挑着秦沉曾经告诉过他的丑事,一一数给周易听。

    明着踩?

    秦沉要在听不出来,那就是个傻子。

    他虽然心大,单纯抹黑他或许并不会让秦沉多膈应,毕竟周易又不是傻子,这点儿程度地抹黑还是太嫩了。

    可,以他为桥梁去利用周易?

    这个真的不能忍!

    秦沉转头看向周易:“不是,我之前……”

    周易却眼皮一垂,没听秦沉解释不说,还拿起茶杯,杯盖触碰杯沿过滤茶叶,以声响打断。

    “谁说你和秦沉体质相同?”他问的是张一帆。

    周易吹开浮在面上的茶叶,浅呷一口。

    “我……”张一帆一愣,“我们都可以见鬼,而且吸引鬼,之前在论坛里交流过,我们的遭遇大部分都一样。”

    “那也不一样。”

    不一样……

    是更好?还是更差?

    秦沉脸色也不是很好,先前他提拜师,周易直接拒绝,可到了张一帆这里,他却说了这么多。

    加之刚才解释被打断。

    秦沉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

    余光瞥见秦沉耸拉着眉眼,嘴角都快掉下去了。

    周易看回张一帆,缓缓解释道:“能通阴,是因为生辰八字偏阴,天生阳气弱。说这样的人体质适合练道法,这话不假,可若说跟秦沉一样……”

    他摇摇头。

    “所以您是觉得我体质差?”张一帆急了。

    没道理秦沉好,他就不好。

    “这需要看过再定,所以之前才会让秦沉和你约时间。刚才你进来时我便看过了。”

    “如何?”

    “中等。”

    但不及颜空,更不用提秦沉了。

    其实秦沉的体质,就连周易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估计。

    开始只觉得是单纯筋骨好,可昨日在蒋蕊家中,亲眼见到魂魄被秦沉周身白光打伤后,他便不这么想了。

    晚上回来时,周易还假装无意地碰了秦沉手腕,借机掐住灵脉,感受灵力涌动,

    这一掐,倒真让周易发现了点儿什么。

    脉象很怪,周易能感受到,在秦沉身体内有着与他外表所不搭配的浑厚灵力。

    就像是一升水要向外流,身体却只给它开了个一毫米的口。

    灵力堆积着,想要向外喷薄却找不到排出的位置,躁动着。

    可为什么会这样,周易不知,而且基本可以确定,秦沉也不知。

    但想想,触碰时间不过两秒,他连判断也不能保证绝对准确,唯一的办法就是日后再找机会,多‘不经意’触碰几次。

    ……

    在确定之前,他并不想提前告诉秦沉。

    这事若表达不好,对方容易慌张。

    “既然我不是筋骨不好,既然在风水界也算得上是中等,那您是收我还不收?”张一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