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王桂香下车,走到秦周二人对面的摊位,站定。

    将对方从上到下端详遍。

    长黑发,没胡子,二十五岁左右,见她走到面前也没热情地揽客,确实像是隔壁张姐描述的那位大师模样。

    她掂量着开了口。

    “吴大师,您这儿都接啥业务……抓鬼,您这儿接不?”

    ‘大师’捏拂尘的手指一僵。

    **

    昨晚,王桂香把晚饭吐光后就回过神了,一声尖叫上前拽住了蒋蕊的胳膊,企图让女儿丢掉秽物。

    “囡囡啊,你饿的话妈妈煮东西给你吃啊,吃生肉怎么行的呀,会生病的呀……”她带着哭腔喊蒋蕊。

    蒋蕊听不到似的,动也不动,只顾埋头吃。

    手撕生肉大口咀嚼得模样,像是在丛林中饿了几个月的野人。

    “噗嗤噗嗤。”

    是她嚼肉时牙齿碾在带血生肉上发出的声响。

    让人听着头皮发麻,王桂香受不了,想上前把鸡脑袋从她口中扯出来,谁知根本拉不动!

    平时娇滴滴的小姑娘,此刻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力气比成年男人还大,一把将她推开。

    王桂香被甩到墙上。

    眼瞧着女儿朝自己呲牙,嘴角带血,牙缝是肉,甚至还有根鸡毛粘在嘴角。

    瞪来的双眼中布满血丝,惊的王桂香心里一颤。

    “变了个人……”她看着那双不含情感,极其陌生的眼睛,默默念道。

    不会是被附身了吧?

    王桂香爬起来后就不敢再动,站在门边眼睁睁地看着蒋蕊吃完了一整只鸡。

    似乎还嫌不够,蒋蕊站起身又从水池里拎出了一块解冻后的生猪肉。

    “好饿,好饿啊……”蒋蕊念叨着。

    嗓音不似往常灵动,反倒沙哑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划破了喉咙。

    语速又急又快,直到又开始把肉送到嘴里,才停下了念咒般的碎碎念。

    怕‘怪物’光吃肉不够,再转目标向她,王桂香悄悄地出去把厨房门反锁了。

    她靠在门边听,从晚上六点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这恶心的进食才终于结束了。

    她开门,眼瞅着蒋蕊眼睛从浑浊变得清澈,然后冲到厕所大吐特吐。

    王桂香这下才彻底确定,女儿一定是被恶鬼附身了。

    听邻居张姐说,一年前她的小儿子踩了坟头被墓主人盯上,幸得一高人指点才躲过命劫,小儿子才没被墓主人抓进坟里当替身。

    但‘高人’碰不碰的到还得靠缘分。

    要了高人的姓名和样貌打扮,按照地址,王桂香转了几班车才到。

    街尾有两个摊主,虽符合张姐描述的打扮,可无论怎么想都是周易对面那位更符合‘高人’的身份。

    毕竟另俩小伙长得都太俊了。

    **

    “抓鬼……”被叫‘吴道长’,那摊主也没纠正,反倒是用二指捏着七寸半的拂尘装模作样。

    长安街虽聚集了各门各派的能人,可也免不了有滥竽充数的骗子。

    这王桂香也是倒霉,明明缘分真到了,撞见一年难得摆摊一次的周易,却偏偏选了别人。

    还是这整条街里唯一的骗子,名叫贾刀。

    遇鬼沾染煞气,降低运势,这其实是真的。

    每个人应该都有过这样的感受,在某段时间里会觉得自己特别倒霉,所有烦心事接二连三发生,而且一件比一件糟心。

    这就是因为撞了煞。

    王桂香周身不散的黑气,就是所谓的‘煞’,她选错了人,是因为煞遮眼。

    不过周秦二人都没上前阻止的意思。

    因为秦沉还不知道贾刀是骗子。

    至于周易……他面冷,寡言,从不把心事放在脸上。

    “你先说说,要抓的是个什么鬼。”贾刀虽假,年纪也小,可他并不是第一天入这行,坑蒙拐骗早习惯了。

    听见‘捉鬼’,贾刀也没觉得害怕,一怔后,迅速回神,头脑清晰地摸虚实。

    毕竟‘鬼怪’这东西,大多只是人的心理作用。

    如果探出‘虚’,他就接这单子。

    反正只用装模作样的做场法事,安抚安抚,雇主就能信。演得好了,说不定还会专程再来一次送锦旗,称他神仙。

    “我也不太清楚,但朋友被它附身后就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