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这个主播可以吃!最新章节!

    从那日秦沉睡醒发了解释短信后,薛时衣就没再回他。

    倒是张一帆,回得勤快,拐着弯地刺探消息。

    [张一帆:我还是不能理解,你那天是怎么逃脱的……纸人,虽然我们都没见过,但有关它的可怕传说到处都是!战斗力一定不差!]

    秦沉也没闲着,努力地跟对方打太极。

    话题能岔开最好,实在不能岔开就干脆装作看不见,一拖再拖。

    毕竟,朋友也有亲疏远近,在秦沉心中张一帆还没到可以掏心掏肺的地步。

    两人在某个知名灵异论坛中认识,张一帆发帖,说他从小不停撞鬼似乎体质特殊,父母双亡,亲戚都说他是克星,没人愿意接济他还联合起来排挤他。

    秦沉越看越觉得经历相似,两个难兄弟私信交换了信息,越聊越投机,相见恨晚到加了对方一切的联系方式。

    从那天至今,两人认识已有一年,但整整一年,秦沉都不知道对方名字以外的有效信息。

    而他却不同,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播,隐私早就被扒得一干二净,张一帆还每天都会观看他的直播。

    没见过面,当个网友聊聊天还行,但要秦沉把周易的事情也说给他?

    算了吧……

    他又不傻。

    万一说了后对方要求着见周易呢?那不是主动给周易引个麻烦回来吗?

    可秦沉虽然猜对了对方的意思,算盘却到底没打响。

    他刚给晚餐周易要吃的醋溜白菜勾芡,改为中火,锅盖还没盖上呢,胸前围裙口袋里的手机就‘嗡嗡’响了两声,震得秦沉胸口发麻。

    [张一帆:我明白,你一定有什么难处才不告诉我。可这么多年了,自从我的父母去世后,你是我身边第一个,也是唯一愿意接近我的朋友,在我心中你的位置很重要!]

    [张一帆: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有一天它们会突然袭击我!每天活在这样的恐惧里,求求你了,如果你有能救命的办法,求求你告诉我。]

    连着两条短信,看得秦沉直发愁,小脸皱成了薄皮包子。

    对方的语言艺术实在练得炉火纯青,两条短信,字短,含义可多了去。

    先表示理解,引秦沉心软;再夸,引秦沉内疚;最后他再示弱,诚恳地恳求秦沉,还把性命也摆了出来。

    虽然知道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给他施压,可秦沉却生不出半点怨气,因为张一帆说得真句句在理,摆出来的也都是事实。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秦沉这么心大,而且就算是秦沉,对这种‘身处无边无际却又看不到的恐惧中有多可怕’同样有着深刻地感受。

    只要见鬼这事儿事儿不是假装的。

    人命重要,可怎么跟周易开口也是个问题。

    被周易救了性命,还带他回家随身保护,刚呆了两天又贸然开口:“我还有个朋友,也总见鬼,你看我能不能把你的事儿告诉他,或者说你能不能帮帮他?”

    这有些无赖了。

    别人麻烦自己,秦沉倒不会多纠结,可这回要麻烦的是周易。

    “可又不得不问,周道长会不会生气啊……”秦沉心中无限纠结,站在厨房专注地发呆,连背后有人接近也没发现。

    “我为什么生气?”清冷的声音猛不丁地从耳边响起,伴随着一股淡淡的青草和药材夹杂得气息,从秦沉侧面吹过。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缕黑色得长发垂到了自己的肩上!

    黑色!长发!女鬼!

    人在想事情时,反应都是靠身体本能,脑子往往会慢半拍。

    已经脑补出女鬼模样的秦沉,完全没思考为什么响起的是男人声音。只见他吓得脖子一缩,手机铲子差点一起丢到炒锅里,转身就想跑。

    好巧不巧,左脚却踩到了右脚脚尖,眼看着就要正面砸下去!

    突然,握着手机的左手手腕被一只冰凉得手拉住,猛地向后一扯,不仅帮秦沉站稳,还给他换了个面向。

    转身后的秦沉没有丝毫防备,双眼直跌进了一池毫无波澜的秋潭,是周易。

    他正居高临下地望着秦沉,周身带着那股青草与药草香。

    “你跑什么?”周易面无表情地询问。

    他问得一本正经,秦沉却没有脑子可以回答了,他的胸口和脑袋都像是有一百只小鹿再疯狂撞击。

    “砰砰砰……”

    撞得他头昏脑涨,呼吸困难。

    秦沉的左手腕正被周易紧紧握着拉在胸前,两人的身体只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秦沉仰着头,周易低着头,姿势极其暧昧。

    秦沉的额头甚至还能感受到周易的呼吸。

    痒痒的。

    **

    下午五点一刻,B城北郊的一栋老旧居民楼里,精疲力尽的王桂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身心疲惫却怎么也睡不着。

    “把我儿子的命赔给我!!”

    “天杀的啊……老天无眼,政府无良啊!!她蒋蕊害了我的儿子,凭什么被判无罪!凭什么!”

    ……

    白天闹事儿的人明明已经走了,可他们的声音这会儿还在她耳边“嗡嗡”个不停,就像挥之不去的苍蝇,向耳眼里钻。

    王桂香的男人在西北打工,假不好请,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只是往家打了个电话。

    他声音愁得跟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