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我的阿喀琉斯之踵最新章节!

    佟夕最终还是在犹豫了半个小时后, 去了浠湖春天。主要是莫斐说的那句话打动了她, 不念过去,也要看在现在的份上。聂修这次回来做了许多事,都让她无法绝情于此。

    包厢里热热闹闹,傅行知和莫斐莫丹都在,却不见聂修的影子。桌上的菜几乎没怎么动, 茅台酒瓶却已空了一个。

    傅行知眉飞色舞的拍了下桌面:“完了!我刚和莫斐打赌你不会来!”

    莫斐喜笑颜开的拍手:“我就知道佟夕不会这么狠心。”

    “哎呦我去, 一年的油钱啊!”傅行知捂着心口, 直喊着心疼,却是一脸嬉笑, 没见输的这么高兴过。

    莫丹惨呼:“完蛋了, 我也赌你不来,我输了一年的电影票!你不是说了不来嘛。” 嘴上埋怨着, 眉眼里却全都是促狭的欢笑。

    佟夕略有点尴尬, 轻声问:“他呢?”

    莫丹努了努嘴:“喝多了,在里间休息。”

    佟夕愣了一下, 目光扫过那个空酒瓶。他很少喝白酒,也从没听说他喝醉过。

    莫斐走到门口, 推开房门看了一眼,说:“睡了。”

    佟夕轻轻走过去, 内间里亮着一盏落地灯, 灯罩笼着橘色的光,投射到地板上,像是一团圆月。聂修躺在长沙发上, 一条腿支在地毯上,身上盖着的羽绒服滑落了一半。静悄悄的房间里,他的呼吸有点重,高挺的鼻梁在清俊的脸颊上落下一个阴影。

    莫斐正要叫醒他,佟夕拦住他,小声说:“让他睡会儿吧。”

    她轻轻走近前,将羽绒服拿起来,重新给他盖好。而后,转身离开,轻轻带上房门。

    莫丹问她吃饭了没有。佟夕说:“还没呢。”

    “来一起吃吧。”莫丹拉着佟夕坐下。正对面是聂修的位置。餐盘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旁边放着一碗鱼羹,还剩三分之一的模样。

    佟夕忍不住说:“空腹喝酒容易醉,你们怎么不拦着他。”

    莫斐立刻说:“我说拦不住,你还当我是骗你呢?你问问莫丹,我们劝了没有。”

    莫丹忙说:“这事怨我,要是我不提你来市里就好了。”

    “你说你要是在浠镇也就算了,聂修一听莫丹说你来了市里都不肯过来。哎呦,我都不忍看他的表情……”莫斐摇头,叹气。

    佟夕硬生生被他说出了几分内疚,连忙解释:“我本来就没打算来,刚好今天下午有人要看房子,我这才赶过来。”

    傅行知一听房子,便立刻接话:“哪儿的房子?”

    其实聂修回来第一天就去找了他,让他出面找人去买房。傅行知对佟春晓的房子了解的一清二楚,不过为了不引起佟夕的怀疑,也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明知故问。

    佟夕说:“我姐的房子,在同季路那边的香樟园小区。”

    傅行知立刻以行内人的身份说道:“那一片房子应该好卖。同季路那边有个二小,也是不错的学校。现在教育资源比医疗资源还重要,我们新开发的楼盘,和实验小学签了合同,简直不要太抢手。”

    话题故意朝着实验小学引,佟夕果然关心起来,问房子多少钱一平。傅行知报了个价,把佟夕吓一跳,学区房果然价格惊人。

    “我正打算买个小户型呢,没想到这么贵。”

    傅行知笑嘻嘻道:“你要买的话,肯定给你打折啊,给你个内部价。”

    佟夕又惊又喜:“真的吗?”

    “当然,就算你和聂修分了手,咱们也还是朋友啊,给你走个内部价没问题。如果不是按揭,直接付全款,还能折上折。”

    佟夕忙说:“我肯定是付全款。不过,要等香樟园的房子卖了才行。今天看房的人对房子挺满意,我估计能成。只是就算要卖,等签约办手续再拿到钱,还得好久,我就担心你那里的房子被人一抢而空了。”

    “不急不急,我这边楼盘刚刚开始售。我回头给销售经理打声招呼,给你留一套,你要多大面积的?”

    “香樟园的房子卖不了高价,估计折算下来,能买你这边一套八十平的,不过我还要留点装修的钱,所以买个六十平方的差不多。”

    傅行知暗自服气,因为聂修交代的正好是五六十平。“没问题,回头你有时间去挑挑户型。”

    莫斐道:“你看,来和朋友聚聚不会吃亏吧,我一年的油钱和电影票也有了,佟桦上学的事也办了。”

    佟夕笑嘻嘻的双手合十:“老天保佑,让吴老板赶紧签约把房子买了。”

    傅行知端起酒杯,笑吟吟抿了一口。放心,“我”会保佑的。

    佟夕好久没这么高兴过,倒了杯酒送给傅行知,再三感谢。

    傅行知接过她的酒杯,却端在手中没喝,一本正经的说:“我刚好也有个小事要找你帮忙。”

    佟夕言笑晏晏一口答应:“我能帮的一定帮。”

    傅行知说:“你肯定能帮。”还没说什么事,突然身后的房门打开了,聂修抱着羽绒服走了出来。

    佟夕和他的视线隔空相碰。聂修漆黑的眼将她上下巡睃了一遍,仿佛难以置信。

    佟夕扯开嘴角,对他笑了笑:“你醒了。”

    聂修没有说话,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仿佛这屋子里没有别人,只有佟夕和他。旁边的三人都看戏似的,默然不出声。

    佟夕的笑容被淹没在他的目光里。眼神中太多情愫,像是汹涌的海潮。她难以承受这样的目光,逃开了去看傅行知:“你刚才说让我帮忙。”

    傅行知如梦初醒似的噢了一声,笑嘻嘻指着聂修:“就是想让你帮忙送他回去。他明上午去机场,晚上不回梅山别墅,住灵溪路那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