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武七七最新章节!

    武七七收工回来的时候,往上面的楼层看了看,那个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还在,依旧是早上出门时见到的模样,脑袋垂得低低的,肘关节搭在膝盖上,白净修长的手指懒洋洋地伸出去……

    “喂,那个,楼上李先生一家出国旅游了。”

    “恩?出国?”男人慢半拍地回应。

    “是的,前天下午走的,我出门倒垃圾的时候正好碰见。”

    武七七翻出钥匙打开自己家的防盗门。后面似乎隐约有一声“谢谢”,她饥肠辘辘的,没有在意。屋里有浓郁的粥香,她不由自主地深呼吸,笑眯了眼粥是她早上出门前煲上的,按照剧组里道具师给的食谱——果然比百度出来的靠谱。

    武七七把钱包、钥匙、手机都放到玄关的鞋柜上,正要回身关门,听到楼上的男人起身时一声不舒服的喉音。那低沉的短促的声音,居然有点耳熟。武七七还来不及思索是在哪里听过,眼睁睁看着男人向前栽倒,自七八层台阶上滚下来。

    武七七细长的眼睛瞪成浑圆。

    武七七上前扶起男人,男人额上汗津津的,衣服也贴在身上,武七七看他在盛夏天里裹得严实,目测他是中暑,利索地伸手摘了他的口罩,然后,武七七就石化了。

    那男人,是徐回。

    徐回是谁?他出道七年,荣登五次福布斯名人榜,且蝉联2013年至2015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第一名。他的歌曲全球下载量第四。他得过的国内外大大小小的音乐奖项能在百度百科上下拉四百多行。美国的NEXT INNOVATION是这样评价他和他的音乐的:天马行空的创作思路,不拘一格的音乐风格,最佳歌手,最佳词曲创作人,最佳制作人。

    武七七是个音痴,唱歌永远找不到调子,但徐回的歌,无论是反战的《离殇》、《没人荡的秋千》、《第七次世界大战》,是怀旧的《老城区》、《四合院》、《梳妆台》,是致意亲情的《爸,我妈呢?》、《彼得潘》,是小清新的《从未存在过的雨巷》、《张家姑娘》……武七七都能磕磕巴巴地唱下来。

    武七七一个路人粉尚且如此,徐回的那些真爱粉就不用说了。

    武七七保持着鹅蛋嘴型目不转睛地盯着徐回。徐回面目长得非常好看,并非那种越看越顺眼的好看,是一眼看过去就怦然心动的好看。武七七向来就觉得性别不论,各路艺人刻意经营出来的形象气质不论,单就容貌来看,徐回在当今整个娱乐圈里没有对手。英国的《镜报》评价这个开创华语乐坛新时代的年轻人是“标准的东方美人”。名副其实。

    徐回的眼睛裹着水雾缓缓张开。

    武七七压抑不住内心的奔腾,在这有点局促的闷热的楼梯间里,痴-汉脸盛情邀请:“徐回先生,我家里有解暑的药,我看你脚踝好像肿了,我家里也有治疗跌打损伤的药……”

    徐回冷汗淋漓,眼前是越来越浓的黑雾,他甚至都看不清楚武七七长什么模样,却只能低道:“那就麻烦你了。”

    武七七的房子不大,一百一十平米,三室一厅。由于其中久未住人的客卧藏着武七七的各种零碎,武七七直接就把徐回带进了自己的主卧。徐回吃了解暑的药刚躺下的时候还微末有点意识,他含糊不清地表达了感谢,武七七不长眼地趁机索要签名——武七七那室的零碎里有两张徐回的典藏版唱片,她想让他一一在上面签名收藏——徐回恍恍惚惚地同意了,结果武七七只是去翻纸笔的一个转身,徐回就叫不醒了。

    武七七颇感遗憾地收拢纸笔关门出去。

    武七七没有去厨房盛粥果腹的心情,没有看电视的心情,没有背台词的心情,也没有回复经纪人范湖稍早前未接来电的心情,只要一想到她这不起眼的陋室里睡着个瑞气千条的大神徐回,她心里就像长了草,行立坐卧都不安生。武七七最后干脆啃着指甲一个人在小小的客厅里跟个小毛驴似的溜着四面墙转圈儿走。她的大脑卡住了,最近好像跟黎副总闹得很僵的范湖、老想揩油的副导演、戴着温良恭谦让的面皮若无其事讲黄段子的葛郁郁统统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徐回。并非镜头里不苟言笑的徐回,也不是人形广告牌笑得勾人的徐回,是她摘掉口罩看到的眼睛里裹着薄雾的活生生的徐回。

    武七七绕圈儿遛自己遛了大约三十分钟,IPAD里的私人微信账号响起来了,是武七七她爸武洲发来的视频邀请——武七七跟她爸武洲惯例两天一个照面,跟她日理万机的植物学家妈妈陈稚惯例是一个礼拜一个照面,且能不能顺利看见彼此要看陈稚的日程。

    武七七深知自己此时有点神经质,尤其不适合跟武洲视频通话——武洲是个医生,特别善于于细微处窥见端倪——她果断地点击“挂断”,一路小跑去浴室洗脸。十分钟后,父女两人一个在滇市一个在晋市一张大圆脸一张小圆脸齐齐端坐镜头前闲话家常。

    武洲问武七七拍戏累不累,武七七回不累就是太热了。武洲问火龙果娱乐爆料说武七七目前所在剧组的张思芮副导演手脚不规矩,爱占女演员便宜,有没有这回事儿,武七七回不知道,她跟副导演不太接触。

    武七七问了武洲自己姥姥的情况——武七七的姥姥上个月出门遛弯儿,一不留神跌了一跤,跌成了盆骨骨裂——武洲回复说就那样儿,上了岁数的人愈合能力差,只能保守治疗,眼下是她三姨和小姨轮流照看着。武七七又问她妈妈出差回来了没有——她昨天打电话,但陈稚直接给挂了——武洲回复说没有,他们研究院的领导临时决定出差时间延长一个礼拜。

    武七七脑子里全是徐回,渐渐就坐不住了,武洲很快就发现她的异常,武七七趁机表示这两天的戏要背的台词有点多而时间却要命地紧,武洲闻言不疑有他,年过半百的老男人用武七七在上一部戏里的脑残台词以令武七七蒙羞的方式一本正经地鼓励她:去奋斗吧小青!

    武七七脑子里的徐回瞬间龟裂,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在那部戏里配合角色定位的各种浮夸表演,她蓦地闭上眼睛以手遮面。

    ——她再也不要接脑残角色了!给再多钱也不接!

    夜里十点,武七七第六次推开一条细细的门缝企图偷窥时,徐回不其然地睁开眼睛看过来,武七七头皮一紧,赶紧收起痴-汉表情。她端着粥推门进去,欲盖弥彰地解释:“怕打扰到你……既然醒了,你要不要尝尝我做的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