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女相师[娱乐圈]最新章节!

    汪雪扉心怀忐忑,抬手敲门。

    门内传出男子的嗓音,冷凝,低沉,磁感,“谁?”

    汪雪扉道,“表哥,宴会开始了。”

    即使汪雪扉是京城名媛,宴会也不是说办就能办的,尤其是这种大型宴会,需要有个由头。

    比如说这次宴会,由头就是帝都秦家长孙回来了。

    秦肃在九岁时被拐卖,失踪了整整十七年,今年刚刚被找回。

    十七年不见,汪雪扉对秦肃的记忆仅余小时几年,饶是如此,她也还是被秦肃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

    秦肃的气息,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么霸道。

    汪雪扉以为自己又要吃闭门羹的时候,门打开了。

    他背着光,房里和煦的灯光在他脸上蒙了一层阴翳,身材极为高大,汪雪扉只到他胸膛上,入眼的全是秦肃白衬衫底下结实的肌肉。

    汪雪扉一抬头就看到他冷硬的下颌线条。唇很薄,紧紧呡出锋利的直线,嘴角的弧度永远不变,只有冷漠。

    他身上肃杀的气息和逼人的气势,汪雪扉只在那些上一辈那些铁血军人身上看到过。

    “走吧。”

    等秦肃擦着她肩膀走过去了她才如梦初醒,“表哥你等等我。”

    秦肃回来两个多月,汪家早就给他办过一场认亲宴,向上流阶层的人承认了他的身份。

    而她这个宴会则请的差不多都是同龄人,目的就是想让这个圈子里的年轻人接纳他,也是为日后的人脉铺路。

    可以说,汪家想得很是周到了。

    汪雪扉的爸妈说了,秦肃被拐卖到了大山里,吃了很多苦。接回来的时候他已经26岁了,什么都晚了,秦家差不多已经落到那个私生子的手里。

    汪秦两家都对不起他跟他妈。

    汪雪扉叹了一口气,所以她最讨厌小三这种玩意了。

    宴会的主人翁下楼时,郁蔓正被汪雪扉的姐妹团堵住中央。

    那些女的就跟看见了光的飞蛾一样,前仆后继。

    “郁蔓,给你整容的医生是哪位?应该很有名吧。”

    “你平时用什么护肤品?”

    “你这个妆也不错,把化妆师推荐给我吧。”

    ……

    她也无奈,“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我真的没有整容,能够好得这么快可能是因为我体质特殊。”

    她的脸之所以能够好得这么快,那些药是一部分。更重要的却是她修习的那门心法,呼吸吐纳,自有天地灵气聚集而来。

    以前她是四阴命格,终日被魑魅魍魉骚扰,进到体内的天地灵气也被打了个折扣。

    现在却没有这个后顾之忧了,如今她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而这些天地灵气会在体内运转十二个小周天以后自发修补她的身体。

    她说的话没人相信,那些名门闺秀还是问她要整容医生的电话。

    正当她头疼不已的时候,她看到那道旋转楼梯下来了一个人。

    一个男人,一个身材高大气势逼人的男人。

    男人身后是温顺的汪雪扉。

    汪大小姐小心眼爱记仇,天不怕地不怕,骄傲又矫情,何时有过如此服帖的模样。

    从身边人的交头接耳中,郁蔓知道了男人的身份——秦家长孙,秦肃。

    汪雪扉的姑姑汪明真在二十几年前跟秦家知名的花花公子秦飞扬联姻,婚后生下一子,就是秦肃。

    可是秦肃却在九岁那年被人绑架,等警方捉拿劫匪归案时,被他们绑的秦家长孙却不见了。几股势力多方查访,却意外得知好不容易逃出劫匪魔掌的秦肃可能在回家路上被人拐卖,而拐卖他的人贩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就缠绵病榻的汪明真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急火攻心撒手而去。

    肚里一包草的秦飞扬欢欢喜喜办完老婆的葬礼,第二天就带着小三跟私生子回了秦家。私生子当时已经七岁大了,小三家里也是个富户,不过却是他们看不上眼的暴发户。

    汪秦两家被秦飞扬的骚操作快要气死,汪家更是直接打上门去,要秦家给个说法。

    汪家甚至怀疑,秦肃就是被小三教唆人拐卖的,不过当时的具体情形谁都不知道,汪家的说辞他们自己都拿不出证据。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将怒火发泄在秦家上。

    秦家家主,也就是秦飞扬的父亲秦烈被这个草包儿子气到不行,当即登报跟儿子一家断绝了关系,秦飞扬哭嚎无用,带着他的小三跟私生子灰溜溜地搬出了秦宅。

    所有人都以为秦大少没了钱,那个小三肯定过不下去了,谁知她居然沉得住气,带着秦飞扬回了娘家,专心教养起私生子秦正阳来。

    秦烈虽然说跟秦飞扬断绝了关系,可这个草包儿子还是他的独子,还是个他以前百般宠爱的老来子,于是他私底下跟秦飞扬时有接触。

    这一接触下他就发现了惊喜。

    他精心培养的继承人秦肃失踪了,儿子又是个草包,侄子们对这偌大的家财虎视眈眈,正愁后继无人的时候,他却发现秦飞扬那个私生子一样很优秀,虽然比不上从小正统出身的秦肃,却也比同龄人优秀了一大截。

    于是,他瞒着汪家,悄悄把秦正阳接回了秦宅,一边继续找自己的大孙子,另一边却在培养小孙子,做了两手准备。

    大孙子一直没能找到,小孙子却不负他的期望,迅速成长起来。秦烈心里的天平也逐渐移到秦正阳身上。

    秦正阳十八岁生日那天,秦烈终于对外宣布了他秦家下一任继承人的身份。

    汪家大怒,却深知木已成舟不能转寰,更何况两家人已经多年不来往,他们的态度并不能影响秦烈的决定。

    这两年,秦烈的身体越来越差,秦氏集团的大权逐步交到秦正阳手上。

    就在这种关键时候,秦肃被找到了,让原本明朗的局势晦暗不清起来。

    汪家人带着秦肃见了秦烈,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总之出来以后秦肃的舅舅也就是汪雪扉的父亲脸色十分难看。

    后来他们才知道,秦烈给了秦肃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分红,不许他参与公司决策,而剩下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早就到了秦正阳的手里。

    孰轻孰重,局势如何,一目了然。

    秦烈自诩公平,可是这场无声的战争里谁都不痛快。

    秦肃还好,但是汪家是真的快被秦家气死,汪明真九死一生才产下这孩子,为了汪明真,汪家出了许多力才把快要垮下去的秦家重新扶植起来。

    现在秦家的一切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