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豪门式离婚最新章节!

    这篇文设了防盗, 跳订的小天使需要耐心等一等哦, 谢谢~  街道上, 静静伫立的路灯为青年纤瘦的肩膀镀上一层浅光, 风吹起他的风衣衣角, 勾勒出单薄的身线。

    他的脚步虚浮无力,没走几步就被赶过来的白轶拦腰搂住, 半抱半拖地塞到副驾驶座上, 又不顾他的挣扎给他绑上安全带, 砰的一声摔上了车门。

    车子在轰然声启动,期间两个人一直没有交流,直到半路孟游打来的一个电话才打破了这份沉默。

    楚茗:“孟游?”

    他原本清悦的嗓音此时透着一份淡淡的沙哑, 因为控制着情绪而略微压低了尾音, 显得格外镇静与冷漠。

    那边的孟游不知说了些什么, 听起来十分激动, 还几次提到了“那个姓白的”, 被楚茗嗯嗯几声敷衍了过去,没和他多聊,很快挂断了电话。

    车厢内重归沉寂, 楚茗重重地揉了揉眉心,再次开口道:“白轶。”

    白轶没有说话, 只是微微侧首做了个倾听的姿势。

    楚茗道:“我希望你能腾出一点时间,处理一下我们离婚的事情。”

    他这话说得平静而慢条斯理, 仿佛说得不是什么与自己人生相关的大事, 而是一件家常便饭的闲谈。

    车子飞快地驶过一盏路灯, 那一刻素白的灯光在车厢内一闪而过,白轶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很快归于正常。

    楚茗等待数秒,听见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知道了。”

    这算是答应了。楚茗舒了一口气,两天来的一直紧绷的精神状态终于得到放松,他抬起手,按在了自己额前。

    就在这时,白轶突然伸手,干燥的手掌带着一份不可忽视的力度覆上了他的手背。那枚冰凉的银色素戒与肌肤相抵,冷得几乎要透进骨子里。

    楚茗反射性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扭头对上了男人的眼睛。

    那对深邃的眼眸正定定地凝视着他,眸底暗沉无光,就像风暴来临的前兆。

    楚茗:“你……”

    嘀——

    尖锐的鸣笛声响起,两道探照灯光刺进车窗,只见街角那边,一辆面包车撞破护栏,笔直地朝他们冲了过来!

    楚茗猝不及防被那两束灯光刺进眼中,那几秒间他的视线里只有一片空茫而刺目的白光,他什么都意识不到,只是感觉自己被一个人用力扑倒在了身下,然后……

    砰!

    ——

    喧嚣如潮水般褪去,整个世界沉寂无声。楚茗躺在黑暗中,感觉意识脱离身体,飘飘乎乎,做了一个久远的梦。

    他梦到很多年前,还是高中生的自己背着书包嘻嘻哈哈地走进樱花盛放的三月校园。青春韶华,生机勃勃——那时楚家还没遭受剧变,他仍然是那个任性妄为的楚家小少爷,一个天真而不知人事的少年。

    操场的篮球架下有他喜欢的人,少年楚茗丢掉书包穿过操场,迎着阳光与晨风大步奔跑,直到来到那人面前。

    那个人对他微笑,张开双臂迎他入怀。风卷起樱花树下柔软的花瓣,纷纷扬扬飘落他们脚边。

    他们相视一笑,牵手走过校园。那时还是鲜衣怒马的青春时光,岁月并未磨平他们张扬的棱角,相恋的少年也不曾在多年后失散于茫茫人海之间,再度相遇,已是面目全非。

    “楚……”

    “楚茗……”

    有人在耳边喊他,灿烂的樱花与微笑的少年都随风远去。楚茗从头痛欲裂中睁开眼睛,视线起先模糊不清,隔了几秒才缓慢恢复过来。

    “醒了醒了!”

    “病人脱离危险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楚茗怔了一会,直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到他床前,他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头疼,”

    车祸的记忆慢慢回归脑海,楚茗想到相撞前将他护在身下的白轶,挣扎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