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豪门式离婚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茗的确感觉到自己被白轶的人监视了——无论是去医院花园散步还是在走廊上闲逛,他总能发现两三个人就守在不远的地方,难以甩开。

    为此楚茗和白轶冷战了很多天,男人每天都会抽出一段时间来医院看他,但从没得到过他的回应。两人待在同一个地方,陌生得却像两个素不相识的人。

    出院那天楚茗起得很早,大概是有所察觉,他刚一睁眼就看见了双手撑在自己枕侧,俯身下压的男人。

    楚茗:“……”

    刚刚醒过来的脑子还没那么清醒,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白轶已面不改色地低头,封住了他的唇。

    这一吻简直理直气壮得让人无话可说,楚茗直接推开白轶,翻身坐起。

    “滚出去!”

    白轶没有走,而是把床头一份合同丢到了他面前,嗓音低沉:“签了它。”

    楚茗随意瞥了那份合同一眼,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冷笑。

    这是一份白盛的十年期合同,待遇十分丰厚,薪资更是业内的最高价位——一块天降的肥肉,鲜美得任谁都忍不住想要染指。

    但楚茗不为所动:“你想把我绑在白盛上?”

    “是绑在我身上,”

    白轶居高临下地站在床边,垂眼紧盯着他——就像盯着自己唾手可得的猎物,“你是我的。”

    楚茗颔首:“不错的笑话。”

    他抬手想把那份合同原封不动地丢回给白轶,却被男人扣住了手腕。

    白轶眸色寒凉,唇角冷冰冰地勾了一下:“如果你不签,之后没有一家公司会和你合作。”

    他这个笑容充满警告的意味,楚茗动作一顿,目光彻底冷了下来。

    “真让人没想到,”

    他低声道,“白轶,你无耻到这种地步了?”

    白轶缓缓抚摸青年的侧脸,掌心下的肌肤光滑细腻,如丝绸般上好的触感,令人爱不释手。

    楚茗垂着眼,他就去拨弄那纤长的眼睫,沉稳而从容不迫道:“你别想走开。”

    “……”

    楚茗一言不发地拿起笔,翻开了那份合同。

    笔尖抵着雪白的纸张,一点墨迹渗开。就在白轶以为楚茗要签下自己的名字时,他却把笔一丢,抬起了头。

    “不,”

    他微笑着,当着白轶的面将那份合同撕成了两半,“你封杀我吧。”

    白轶与他对视,冰冷的眸底有怒气迅速积聚。他却并不畏惧,风轻云淡道:“反正楚家已经被毁了,再毁一次也无所谓——对吗?”

    白轶一下扣住他的下颌,用力之大,指甲都泛上了青白:“然后呢,你又要把自己卖给谁?”

    “关你什么事,”

    楚茗道,“卖给季泽都不卖给你。”

    白轶:“……”

    男人的额上有青筋暴起,气息危险,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楚茗淡淡然地看着他,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嗡——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病房里几近凝固的气氛。楚茗低头,看见了男人手机上的“季泽”两个字。

    白轶没有停顿地接了电话,那边的季泽似乎说了句什么,他低低地回应了一句,气息沉淀下来,全身的怒气仿佛都被季泽那一句话压下,轻飘飘地一扫而空。

    那边又陆陆续续地说了一些话,白轶深深地望了楚茗一眼,很快起身,一边接着季泽的电话一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男人挺拔笔直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后,楚茗坐在病床上,徐徐吐出一口气。

    白轶没有再回来,他独自办了出院手续,才刚出医院大门,就被之前监视他的人拦了下来。

    “楚先生,老板让我们送您安全到家。”

    楚茗面色淡淡:“然后呢?”

    为首那人道:“然后您就可以待在家里好好休息了。”

    这就是不打算让他搬出去了,楚茗打量眼前几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知道自己暂时做不了什么,便没有做无谓的反抗,平静地坐上了他们开来的车。

    别墅里没有人,白轶和季泽都不在,餐桌上摆着一个小砂锅,旁边压了张纸条,寥寥写了几个字。

    [粥,早餐,趁热吃]

    字的末尾画了一个爱心,字迹锋锐利落,却不是白轶的。

    是季泽。

    楚茗绕过餐桌,上了二楼。

    季泽搬进来后必然会留下生活痕迹,然而几间客房都没有发现有人住过的迹象,只有主卧房门紧闭,楚茗没有进去,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一个人回到一楼,简单地给自己做了一顿早餐。早餐吃完没多久,他就意外地接到了柏汤的电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