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70年代知青养家记[女穿男]最新章节!

    夏天的夜, 比其他季节显得聒噪, 像拇指大的青蛙,在大家都进入梦乡后,全部跳出来, “呱呱呱……”还有一些蛐蛐不断附和, 在夜间鸣唱“唧唧唧……”

    一首杂乱却又异常和谐的曲调,就这么诞生出来。

    杨东岳此时也没那个心思静听和欣赏属于夏夜的特色,因为林秋珍傍晚进屋后, 一句话都不跟他说,把他当空气似的晾在那里。

    躺在床上, 他想翻身跟林秋珍解释什么,林秋珍硬是没给他那个机会,直接把后背留给他。

    她能忍受杨东岳对她的忽视和冷漠,就是忍不了别的女人对他暗送秋波, 她心里一直都抱着杨东岳会对他们娘三关心和疼爱的期望, 而今实现了,她当然就不肯让别的女人来破坏。

    兰子还是睡在他们的中间, 把他们隔得很开, 杨东岳也没法子现在开口,要不然这刚睡着的兰子, 肯定就会被他们给吵醒。

    只能等到明天, 再找时机跟林秋珍说清楚, 他不喜欢被人这么误会, 特别是那个石棉花不安好心, 那就更不能让她得逞。

    这般想着,杨东岳的睡意就顿时笼罩全身,不到十分钟,他就去梦会周公。

    林秋珍听着杨东岳流畅又平缓的呼吸声,暗自气恼地从床上坐起来,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睛,呼呼大睡的杨东岳。

    不知道他是像以前那样,不屑操心她想什么,还是他真的没心没肺,坦坦荡荡,一点都不害怕她会胡思乱想地误解他。

    如此一来,林秋珍失眠了,第二天起床,她疲惫的倦色,比昨日要浓,眼下还有一弯月牙似的青黑,让人见了,就知道她已经连续几天没睡过好觉。相比之下,杨东岳可谓是神清气爽,虽说他双脚都有些酸痛,但他昨天走了那么多山路,对于他这个不常锻炼的人来说,真就是一种非常艰巨的考验。

    林秋桂和邓翠云本来想站在林秋珍这边,狠狠奚落一番杨东岳,帮她出气。

    不过林坤牛张嘴阻止了他们,说他们越干涉,会越容易引起他们夫妻之间的不和,等于是帮倒忙。

    毕竟林秋珍并不打算和杨东岳闹离婚,她是啥性格和想法,他这个当爹的太明白了。

    同样,林秋桂和邓翠云都知道林秋珍是个啥样的人,可她们看林秋珍蔫蔫的,也不像别家媳妇那样,大闹一场,图个痛快,她们就憋得慌,担心地紧。

    杨东岳瞧林秋珍那脸色,内疚之情,相当旺盛。知道林秋珍其实一直都等在他的解释,只是他怕吵醒兰子,并没有出声。

    而他今天还要跟着林坤牛一起出工,去地里掰玉米。

    暂时还不得空,跟林秋珍单独聊一聊。

    “娃,看见这块地没,咱今天就得把这干完。”林坤牛指着眼前生长茂密又葱葱,甚至望不到边的玉米地,看样子是得费一番功夫,才能完成任务。

    杨东岳点点头,但他从来没干过掰玉米的活儿,他这一进玉米地,浑身都有些不舒服,尤其是他暴露出来的两条胳膊,全被玉米叶给刮得又痒又疼。

    这掰玉米也是有巧劲儿的,像林坤牛轻轻一扭,一用力,这玉米棒就被他给掰下来,扔到身后的背篓里,杨东岳也没愣着,跟着试了试,难度不是很高,起码他几分钟下来,能掰三四个,且越发熟练,以至于他身体上的不适,也被他这突然生起的干劲儿,给逐渐忽略。

    他们掰了半天,还有半亩地,等着他们。

    这会儿已经是晌午,烈日在他们头顶高高挂着,散发出来的炙热,足以将他们烤得像虾子那样,全身通红,体温生高,这身上流的汗,都能源源不断地汇聚成一洼浅浅的水坑。

    纵然是干了几十年体力活的林坤牛,都有些吃不消地卷起自己的衣摆,抹了一把脸上冒个不停的汗水,双眼半眯地看向一进玉米地就一直在干活,从未中断的杨东岳,大喊道:“娃,别掰了,咱过去歇会儿。”说完,他就转身,边往田埂走去,边在玉米地里摘了几根不长玉米棒,或者玉米包发育不完全的玉米杆子。

    杨东岳有些喉咙发干,嘴皮都要裂开的应道:“爹,我知道了,我这就来。”这大夏天干农活,是最磨练人的意志和体力。

    他这头顶的太阳穴都在隐隐作痛,怕是搞不好就要中暑。

    可不干完这活儿,他更难受,他做事向来都是有始有终。

    “娃,先别急着喝水,你啃几口玉米杆子,等你嘴巴有味儿了,再喝。”林坤牛制止了杨东岳抱着瓷杯就往自己嘴里灌水的举动,这越是天热,越不能着急喝冷水,否则更容易中暑和难受。

    杨东岳听后,立马接过林坤牛递来的玉米杆子,啃了一口,瞬间他感觉到了有甜甜的汁液,在他口腔里乱窜。

    原来这有些玉米杆子的心,真是像甘蔗一样,能咀嚼出香甜的汁水,而且一下就让他喜欢上了这种淡淡又清新的甜。

    “爹,姥爷。”在他们坐在田边休息,一边啃着玉米杆子,一边等太阳不那么晒,再去地里掰玉米,这傻旺就拎着一个印有“囍”字的暖水瓶,朝他们迅速走来。

    杨东岳和林坤牛闻声,都转过头,看着他,问:“富贵,你咋来了?”

    “爹,姥爷,妈让我给你们送绿豆汤。”这大热天的,干农活最容易又累又渴,虽然这林秋珍跟杨东岳置气,但她还是舍不得让他在玉米地忙活半天就中暑,她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不比年轻那个时候,那她咋能不回家,给他们熬一锅解暑的绿豆汤。

    杨东岳一听这暖水瓶里装的是绿豆汤,连忙双眼放光地将瓷杯里仅剩的几口水都给灌到肚子里,接着让傻旺给他倒了大半杯。

    “咦?甜的?”杨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