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荒野风声最新章节!

    哈喽, 惊不惊喜?<br/>这是防盗章辣,补足订阅量可破哦!  袁叔悠悠道:“谁叫你这么磨蹭的,还有脸说?”

    袁实:“……”

    袁实好想哭, “爸, 不带您这么坑人的!”

    “挂了!”袁叔不愿与这人废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袁实:“……”

    司濛坐在车后座,开了外音,她默默听着这父子俩的对话。她深深觉得袁实可能根本就不是袁叔亲生的。

    车子重新启动,在浓沉的夜色里疾驰穿梭。

    司濛趴在窗户边看外面的景色。

    一轮圆月高挂天边。左侧山峦一闪而过,暗影重重。波平如镜的湖面洒满月光,波光粼粼。

    她这才注意到今晚的月色很美。刚才光顾着和晏竟宁说话, 她竟然错过了这等美景。

    她摇下车窗, 押出一道宰缝, 外头凉风溢进来。

    袁叔一双手打着方向盘, 状似不经意地问:“四小姐认识晏先生?”

    “见过两次面,不算熟。”司濛靠在后座, 不自在地说。

    晏竟宁于她而言完全就是陌生人, 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那晚两人不小心睡了。

    “哈哈……”袁叔听完忍不住放声一笑。

    司濛惊诧抬头, 很不解,“袁叔,您笑什么?”

    袁叔说:“我笑命运神奇。”

    兜兜转转, 遇到的都是熟人。

    “您这话什么意思?”她再欲追问, 袁叔却闭口不答了。

    车子疾驰在无边的夜色里, 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了无尽头。

    司濛探向窗外, 眉眼间神情郁结。

    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家里人有事瞒着她。

    ***

    同一时间,司家上下正在召开家庭会议。

    司靖淞和秦琬歌正襟危坐,面色凝重。

    司家三兄弟中老大司演性子沉静,心思细腻,对商机格外敏感,很有做生意的头脑。因而大学一毕业就继承家业,将司家的生意打理得风生水起。这两天他和袁实去横桑谈生意去了,没在家。

    老二司澄是西南地区有名的摄影师。自由职业者,身上有股艺术家特有的狂妄不羁。他蓄着一头齐耳短发,扎了个有个性的丸子头。白T配皮马甲,满身的铆钉,银光闪闪。

    他抱着手机在打游戏,姿态无比懒散,一副局外人的模样。

    老三司漠是宛丘检察院的检察官,架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俨然就是羸弱书生的样子。

    他坐在秦琬歌身旁,手机搁在一旁,屏幕黑着,竖起耳朵在认真听。

    贺景铭是宛丘检察院的检察长,司漠的直隶上司。一身休闲的装束,平易近人。

    至于司靖妤,典型的阔太太,她身穿一条黑色露肩长裙,风情万种。

    主座上的司靖淞面色不满,扯着嗓子说:“阿妤,你让景铭牵线,怎么不跟我和你大嫂商量一下啊?咱们司家和晏家从无交集,你就算要给濛濛介绍对象也得找相熟的人家啊?”

    司靖妤靠在椅背上,把玩着手指,分外无辜,“哪里是景铭牵的线。那天周家小女儿结婚,我和景铭去参加婚礼,碰上晏夫人。我俩和她聊了两句。景铭不过随口那么一提,提到了濛濛。谁知晏夫人立马就和我商量,要安排濛濛和她儿子见一面。人家都这样开口了,我还能推辞么?”

    司靖淞:“……”

    “即便是这样,你不得提前只会我和你大嫂一声啊,也好让我们心里有个数。”

    “我这不是在只会你和大嫂么!”

    “明天晚上相亲,现在你才告诉我们,有个屁用!”司靖淞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司靖妤:“……”

    司靖妤瘪瘪嘴,一针见血,“您不就是觉得咱们司家高攀了晏家,怕外人会说闲话么?”

    司靖淞:“……”

    “这点您大可不必担心,相亲是晏夫人亲口提的,在外面咱们司家完全有底气。再说了,濛濛嫁人,干嘛非得找知根知底的?晏家家大业大,晏家长子据说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濛濛去见一面,成不成另当别论,多认识个大人物也是好的呀!”

    贺景铭说:“大哥,这事儿真的是意外,我们也没想到会这样。晏家那个长子我见过一面,谈吐不凡,是个厉害的角色。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