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qg27.com,最快更新我就只想亲亲你最新章节!

    高三的前辈们经历过高考,从题海桎梏中解脱了,而高一高二则越发紧张。

    期末考的时间在六月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天。

    这一次期末,学校里弄得动静不小,每个年级特意把所有学生座位打乱,一人一桌按照考号分散着考试。

    顾争正在展板前查自己的考场和座位。

    她听到其他学生在议论各自的位置。

    “欸,我们考场里有蔡心冉哦。”

    “哇啊啊啊啊啊,我和姜城风一个考场!之后还怎么好好写题啊,跟那么个帅逼待在同一个空间!”

    “我靠你运气这么好,说不定可以偷看他的卷子。”

    “咦,我们两个的考场怎么离得这么远,等下去食堂……”

    顾争比对着考号,找到了自己的考场教室,在二楼的八号考场,同一考场里的同学……

    她目光快速浏览着A4纸上的名单列表。

    ……没有姜城风。

    说不出是松下一口气放下一颗心,还是觉得有点失落不走运。

    跟陈好佳梁月她们互换过信息,商量好考完后的碰头计划,顾争就抱着文具和课本讲义,往八号考场的教室里拐。

    这个考场里基本都是外班的学生,她进去时,几乎大部分人都对着她侧了侧头——

    她的一脑袋黄毛,以及声名在外的蹩脚成绩,让很多人都认识她;再加之前阵子她追求姜城风却被狠狠拒绝的事闹得人尽皆知,更有许多学生对她好奇。

    顾争没理睬那些眼光,脑子里争分夺秒最后记忆着考试重点。

    上午第一场考英语,第二场考生物。

    她的座位在第三排第二列,教室的正中央。她挎着书包带着东西进到里面,绕过讲桌踢踢踏踏往座位过去。

    “哗啦——”,挎在左肩的书包,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顾争脑子里全都是各种英语单词时态动词语法,知识点都快打架了,这时候被一打扰,就很不开心。

    不爽地扭头看去,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站在过道入口,手里的复习讲义被她书包打得掉了一地。

    啧,烦死了。

    “走路不长眼睛的啊?”

    脑海里正在记忆的重点被事情打乱,顾争急躁的蹲下,随便捡了几张散落的纸张,往他手里一塞。

    那手指同样白净修长,但和姜城风拒人千里的冷白不同,是温暖的黄白。

    顾争习惯性抬抬头,看看这人的模样。

    利落的短发,深邃的眉眼。

    ……。

    原来是闻啸啊。

    三班的班草。

    和,和她同一个考场啊。

    闻啸蹲下身捡起最后几张讲义,冷眼看了看她。

    “你连道歉都不会吗。”

    说完就越过她,径直走入过道,去了自己的座位。

    顾争张了张口,说不出话。

    她发现自己的考场位置,就在闻啸的前面一个。

    呃,这还真是。

    顾争带着东西在闻啸面前坐下来,先前记忆的单词全都从脑袋瓜里飞走了。

    因为姜城风的存在,她其实早把三班班草闻啸给忘了。

    要不是在同一个考场,她甚至到现在都不会记起这么一号人。

    但几个月前,没遇到姜城风的那时候,她还在热烈地追求闻啸——厚着脸皮制造偶遇,每天一表白,然后再被冷冷拒绝……

    当初追闻啸有多积极,现在的顾争就有多不自在。

    他个子高,坐在她后面,存在感太强,搞得她很不定心。

    小良心甚至还有点痛。

    考场内渐渐安静下来。

    同考场的周围同学纷纷向顾争这边投来注目礼,忍着八卦的激动心情。

    顾争追闻啸这件事,在年级里闹得也不小,同样有很多人知道她。毕竟闻啸篮球打得好,是差点就稳坐“九中第一校草”宝座的男人。

    “请同学们把书包课本和复习资料放到教室后面,桌面上只能留下必要文具。”

    监考老师在前方发言,

    “第一场考试九点开始,八点五十发卷。”

    一个考场二三十人,稀稀拉拉往教室后面放东西。

    顾争去存放包和资料的时候,先后两次路过后边的闻啸,路过着路过着,居然逐渐地就没什么感觉了。

    她心大得很,没一会就沉浸到考题中去了,考完了也跟没事人似的,甩甩松散的辫子潇洒走人。

    完全没注意到,坐在她后面的闻啸,偶尔会抬头,目光不着痕迹地飘到她身上,若有所思。

    *

    直到第二天进行考试,与姜城风擦身而过的时候,顾争才后知后觉发现,姜城风的考场就在她隔壁!

    这个发现让她些微有些意外和……惊喜。

    “姜姜。”考完后,她单手抱书,在熙熙攘攘的走道里朝姜城风挥手,然后向旁边手指指示意,“我在你隔壁考场!”

    姜城风看她一眼,如同往常一样反应冷淡。

    用得着她来提醒?

    他第一天就发现她在他隔壁考场了。

    多少次提早交卷,他路过她们考场,不是看见她在奋笔疾书,就是看到她在埋头苦恼。根本就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个笨蛋。

    实际上,姜城风不仅早就知道顾争在他旁边考场,还知道,那个三班班草,就坐在她后面。

    每次路过她的八号考场,姜城风也都会看到,那个名为闻啸的男生,在看着顾争纤细的背影发呆。

    这世上怎么会有像顾争这么笨的女生?

    不快的念头在姜城风脑中一闪而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